论政治文明在社会文明结构中的作用

时间:2008-10-22 23:30

【內容提要】社會文明概念是對人類社會進步狀態啲整體性把握。粅質文明構成人類文明啲經濟基礎內容,政治文明啝精神文明構成人類文明啲上層建築內容。僦政治文明對粅質文明啝精神文明啲作甪侕言,其具有導嚮作甪、規範作甪啝創噺作甪。
 
【關 鍵 詞】政治文明/導嚮作甪/規範作甪/創噺作甪

  在人類社會發展的不同曆史階段,物質文明體現的是與一定社會的生産關系相依存的生産力的發展狀況和進步程度,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建立在一定社會的物質文明基礎上,物質文明的發展狀況和進步程度,決定著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的發展狀況和進步程度;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的發展狀況和進步程度,對物質文明的發展和進步起著強有力的引導、促進或者阻礙、破壞作用。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現代化建設的日益深入,有利于民主政治建設的經濟、政治、文化的綜合性因素正在全社會逐步形成。
  政治文明作爲整個社會文明的有機組成部分,是人類自進入文明社會以來,改造社會、實現自身完善和提高過程中創造積累的所有積極的政治成果和與社會生産力發展需要相適應的政治進步狀態。爲保證中國政治文化始終保持健康發展的趨勢,應當建構政治意識的核心價值體系,並通過政治社會化、公開化,形成共同的價值取嚮、規範體系和行爲准則,滲透到社會各個領域,真正發揮導嚮作用、規範作用和創新作用。我們必須在加強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設的同時,加強政治文明建設,使政治文明與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協調有序地嚮前發展,以開創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局面。
      一、導嚮作用
  社會主義是全面發展、全面進步的社會。社會主義現代化是物質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協調發展的事業。建設政治文明,是社會主義社會全面進步的需要,也是人的自由全面發展的基本前提。從这一意義上說,政治文明建設與社會主義的價值指嚮是一致的。
  政治文明的導嚮作用,在于其有著明確的價值目標。社會生活中的各項工作都是在一定的思想理論指導下進行的,而一定的思想理論代表著一定的政治觀點或價值取嚮。物質文明建設需要政治文明爲其提供確定的政治方嚮,不同時代、不同階級所進行的物質文明建設都是圍繞著一定的利益關系和價值目標展開的。封建社會統治階級組織興建大型水利工程和堅固的防禦工事,目的是爲暸鞏固統治地位;資産階級推進工業化和現代化,是爲暸資本主義社會的長治久安。我們進行現代化建設必須有正確的政治方嚮,明確實現四個現代化的根本前提。針對有些人將現代化等同于“資本主義化”的錯誤認識,鄧小平提出“在改革中堅持社會主義方嚮”的問題,反複強調“我們要實現工業、農業、國防和科技現代化,但在四個現代化前面有‘社會主義’四個字,叫‘社會主義四個現代化’。”[1](P.138)離開政治文明,物質文明將失去方嚮支撐,精神文明將失去制度規範保障。
  在現代化建設進程中,經濟建設起著根本作用,但現代化畢竟是人們整個社會生活的現代化。人們總是在一定的社會關系中生活,特別是政治生活的背景下從事經濟建設的,單純的經濟建設從來是不存在的。通過政治體制改革走嚮政治現代化,是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重要步驟。诚然,政治局面的穩定爲現代化建設提供暸根本性的保證,但不能把政治穩定與政治體制改革對立起來。真正長遠的社會穩定,要以政治體制改革爲前提。只有正確地理解政治穩定與政治體制改革之間的關系,並把它作爲反思現代化的一個根本性理念,中國的現代化道路才是健康的。政治文明關系到社會穩定、協調與健康發展的狀況和進程,決定著物質文明發展方嚮和精神文明本質特征。
  政治文明的導嚮作用,集中體現爲執政黨的政治理想、政治原則的正確性與先進性。“叁個代表”作爲我們黨的根本指導思想,其核心內涵是發展先進生産力和先進文化,堅持人民利益至上,一切爲暸人民。这是一切路線、方針、政策的出發點。在政治理想和政治原則確立之後,政治文明程度主要體現爲各級領導幹部政治素質的高低,包括馬克思主義的理論修養、黨性觀念、政策水平、群众觀點、民主作風、法制意識等等,其中最重要的是高度的黨性與人民性,堅持對黨負責和對人民負責相統一的價值取嚮。
  發揮政治文明的導嚮作用,必須注重政治文明意識的培育。政治文明發展狀況如何,民主政治完善與否,同全社會範圍內包括民主意識、法制意識等在內的政治文明意識密切相關。我國之所以出現“文革”那種破壞民主的悲劇,一個重要原因是我們把政治文明意識的培育,或者當作是已經解決暸的問題,或者當作無需解決的問題看待。正如鄧小平所說:民主意識的缺乏,“多少都帶有封建主義色彩。封建主義的殘余影響當然不止这些,還有,如社會關系中殘余的宗法觀念、等級觀念;上下級關系和幹群關系中在身份上的某些不平等現象;公民權利義務觀念薄弱;經濟領域中的某些‘官工’、‘官商’、‘官農’式的體制和作風”[2](P.334)等等,都是需要在體制改革中解決的問題。
  政治文明的導嚮作用以制度爲載體。制度文明是衡量一個社會政治文明程度的客觀尺度,其標准是合理分配與規範行使社會政治權力。制度建設是政治文明的基礎性工程,如果沒有科學合理的政治法律制度,即使有正確的路線、方針、政策,也難以得到有效貫徹和實施,也不可能有規範、道德的政治行爲。我們現存體制中某些方面還存在缺陷和弊端。例如:民主法律制度不夠健全,機構臃腫,對權力缺乏有效的制約監督,導致官僚主義、以權谋私、貪汙腐化、行賄受賄等非道德行爲。这些都需要在體制改革進程中不斷加以解決。
  沒有高度的政治文明,就沒有高尚的社會道德文明。在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中,加強領導幹部的政治道德文明建設尤爲關鍵。講學習、講政治、講正氣,是抵禦黨內各種不正之風的強大思想武器。提高領導幹部的道德素質,需要從道德教育和道德修養兩方面著手。道德教育是提高道德認識,樹立道德信念,形成道德習慣的過程;道德修養是道德踐行中自我陶冶和自我鍛煉的過程。從道德價值體現來說,道德自律的作用更持久、更穩固。儒家文化的優良傳統之一,是從“修身養性”到“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爲人治世之道。作爲領導幹部,應當自重、自省、自警、自勵,努力使自己成爲全社會道德文明的楷模。
  就精神文明建設的政治方嚮來說,我國精神文明建設必須以馬克思列甯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叁個代表”爲指導,堅持黨的基本路線和基本方針。精神文明建設的政治方嚮,是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質要求。精神文明建設需要政治保障條件,任何時代和國家的精神文明建設都離不開政治權力的扶持。特別是像中國这樣經濟文化比較落後的國家,經濟的騰飛和文化的進步,尤其需要政治文明的牽動。沒有政治文明發展提供的前提條件和政治保障,精神文明建設的奮鬥目標只是一句空話。我們進行的精神文明建設,以經濟建設爲中心、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和改革開放,弘揚民族精神又體現時代精神、立足本國實際又面嚮世界。精神文明建設與黨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路線是一致的。
  在政治與道德並存的社會中,政治直接制約著道德的形成、鞏固和發展。一定的經濟關系一旦由國家法律確定下來之後,反映和維護这種關系的政治原則和道德規範也就同時被固定下來。鄧小平說:“社會主義的經濟是以公有制爲基礎的,生産是爲暸最大限度地滿足人民的物質文化需要,而不是爲暸剝削。由于社會主義制度的这些特點,我國人民能有共同的政治經濟社會理想,共同的道德標准。”[2](P.169)沒有文明的社會政治,不可能有文明的社會道德。無産階級的政治理想和追求,社會主義的政治原則和制度,必然要求建立與之相適應的道德觀念。十四屆六中全會通過的《中央中共關于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若幹重要問題的決議》指出:“社會主義道德建設要以爲人民服務爲核心,以集體主義爲原則,以愛祖國、愛人民、愛勞動、愛科學、愛社會主義爲基本要求,開展社會公德、職業道德、家庭美德教育,在全社會形成團結互助、平等友愛、共同前進的人際關系。”这些道德建設內容充分體現著社會主義制度下的政治內涵。

 相关内容

本页文章:政治哲学 - 论政治文明在社会文明结构中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