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竹书《曹沫之阵》与《慎子》佚文

时间:2008-04-29 21:50
摘要: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曹沫之阵》开头一段见于《慎子》佚文;两者比较之下,《慎子》所载当晚于《曹沫之阵》;曹沫之“沫”是“刿”或“蔑”的假借,依文献为读,《曹沫之阵》最好作《曹刿之阵》。 关键词:上博楚简 曹刿之阵慎子佚文 《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四)》[1]的几种文献中,最吸引我的当数《曹沫之阵》。此书存“整简四十五支,残简二十支”,字数几近二千,“其内容是记鲁庄公、曹沫问对,开头是论政,后面是论兵,篇题主于论兵,盖视之为兵书”。[2]其整理者李零先生为该篇竹书作了非常好的释文和十分精当的注释,为我们进一步研究提供了良好的基础。但筚路蓝缕,千虑难免一失。下面,笔者就竹书的出处和定名谈点不同的意见,以为补充。 一 《慎子》有佚文 李零先生的“说明”以为“此书史志无载”[3]。但据笔者检索文献,其实并不尽然。竹书简一简二“鲁庄公将为大钟,型既成矣,曹沫入见,曰:昔周室之邦鲁,东西七百,南北五百,非山非泽,无有不民。今邦弥小而钟愈大,君其图之”一段亦见于《慎子》佚文。 唐徐坚《初学记》卷十六: 《慎子》曰:鲁庄公铸大钟,曹翙入见,曰:今国褊小而钟大,君何不图之?[4] 宋李昉等《太平御览》卷五百七十五同。[5] 宋王应麟《玉海》卷一百九: 《慎子》:鲁庄公铸大钟,曹刿入见,曰:国褊小而钟大。[6] 宋陈旸《乐书》卷一百九: 鲁庄公铸大钟而国小钟大,曹刿规之。[7] 明陈耀文《天中记》卷四十三: 国小钟大:鲁庄公铸大钟,鲁翙入见,曰:今国褊小而钟大,君何不图之?[8] 明彭大翼《山堂肆考》卷一百六十二: 钟大当图:《愼子》曰:鲁庄公铸大钟,曹刿入见,曰:今国褊小而钟大,君何不图之?[9] 明何楷《诗经世本古义》卷九: 鲁庄公铸大锺,而国小锺大,曹刿讥之。[10] 《佩文韵府》卷四十七之一: 《慎子》:鲁荘公铸大钟,曹刿入见,曰:国褊小而钟大。[11] 《渊鉴类函》卷一百九十一: 《慎子》:鲁荘公铸大钟,曹刿入谏,曰:今国褊小而钟大,君何不图之?[12] 陈厚耀《春秋战国异辞》卷三: 《慎子》:鲁庄公铸大钟,曹刿入见,曰:今国褊而钟大,君何不图之?[13] 马骕《绎史》卷四十同[14]。 上述十一条记载,有八条说是出自《慎子》,其它三条虽然没有交待出处,但《乐书》和《诗经世本古义》的记载,一看就是节选;《天中记》所记,除缺少出处外,其余都同于《初学记》,显然是抄自《初学记》。所以,此记载出自《慎子》,当无问题。 《史记·孟子荀卿列传》:“慎到,赵人。……慎到著十二论。”《汉书·艺文志》诸子类法家:“《慎子》四十二篇。”原注:“名到,先申韩,申韩称之。”《隋书·经籍志》法家:“《慎子》十卷。”至宋时,《慎子》只存一卷,“唯有《威德》、《因循》、《民杂》、《德立》、《君人》五篇,滕辅注”[15]。但明天启四年(1624年)自日本传回的唐魏征等编《群书治要》本则多出《知忠》、《君臣》两篇。[16]清钱熙祚依此,合参先秦子书暨唐、宋类书所引,再与“子汇本”相校,除得七篇外,又辑出逸文六十条,名为“守山阁本”,可谓善本。[17]阮廷焯在“守山阁本”的基础上,又多辑出几条逸文。[18]英国汉学家谭朴森《慎子逸文》更有详尽的讨论。[19] 曹刿谏鲁庄公铸大钟之事,今之《慎子》七篇不载,而在其逸文中。传世文献记载较为完整的为《初学记》、《太平御览》、《天中记》、《山堂肆考》、《渊鉴类函》、《春秋战国异辞》、《绎史》。《玉海》、《佩文韵府》省去了“今”字和“君何不图之”一句;《乐书》、《诗经世本古义》省略、改换了曹刿“入见”和劝谏之语。比较起来,《诗经世本古义》说显然出自《乐书》,《佩文韵府》显然抄自《玉海》,而《太平御览》、《天中记》、《山堂肆考》、《渊鉴类函》、《春秋战国异辞》、《绎史》的记载当源于《初学记》。而宋《玉海》、《乐书》的记载恐怕还是截取自《初学记》。因此,与简文比较,传世文献的记载可以唐之《初学记》为代表。二 简文和佚文的比较 简文“鲁庄公将为大钟,型既成矣”,《慎子》作“鲁荘公铸大钟”。简文所谓“为”,也就是“铸”。从简文看,鲁庄公是“将为大钟”,“型既成矣”,已经做好了钟模,但“大钟”尚未铸成。而《慎子》“鲁荘公铸大钟”,是说鲁荘公铸造大钟,到底是已经铸成了,还是正在进行中,似乎不太清楚。但从下文“君何不图之”来看,曹刿既然劝阻,大钟应该尚未铸成,否则就是马后炮了。由此看,两者虽有简繁之别,但实质是一致的。

 相关内容

本页文章:文化战略与研究 - 楚竹书《曹沫之阵》与《慎子》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