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中医药退热机制的新研究进展

时间:2008-11-08 12:34

【摘要】    發熱是臨床上常見的一個症狀,中醫對于發熱疾病的治療有一定的優越性,而近年來學者們圍繞中醫藥退熱的機制展開暸一系列深入的研究。本文僅從叁個方面將近幾年的研究略作整理歸納,共同探討。
【關鍵詞】  中醫藥 退熱 退熱機制

    Abstract:Fever is a common symptom clinically,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has the certain superiority in treating fever.In recent years,some scholars thoroughly studied the antifebric mechanism by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A brief review from three aspects about this mechanism was made in this paper.
    Key words: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pyretolysis;mechanism of pyretdysis
     發熱是一個症狀,可見于臨床上的諸多疾病。現代生理學和病理生理學認爲,發熱是在致熱原的作用下,體溫調節中樞的調定點上移而引起的調節性體溫升高。目前認爲,發熱時體溫上升的高度是正、負兩種調節機制相互作用的結果,即體溫調節性升高的機制及同時啓動的限制發熱的機制(體溫上升被限定于一定高度,稱爲熱限)[1]。在此基礎上,學者們對于發熱性疾病的解熱機制進行暸探討,發現其可在多個環節起作用,充分顯示暸中醫藥退熱的優越性。作者僅將近幾年的研究從叁個方面略作歸納,整理如下。
    1  中藥組方退熱的機制研究
    1.1  桂枝湯
    近年來對于桂枝湯的解熱機制研究的比較多[2]。桂枝湯在《傷寒論》中占有重要地位,大量研究證明,桂枝湯可通過多種途徑起到退熱作用,使發熱機體解熱。桂枝湯可對抗發熱激活物、內生致熱源(EP)如白細胞介素-1(IL-1)、幹擾素(IFN)、腫瘤壞死因子(TNF)的致熱作用,實驗表明[3],大鼠口飼桂枝湯均能使因腦室注射IL-1、IFN和TNF形成的發熱曲線下移,具有解熱作用。桂枝湯可調節前列腺素E2(PGE2)、環磷酸腺苷(cAMP)、5-羟色胺(5-HT)等中樞發熱介質和叁磷酸肌醇等第二信使及內源性降溫物質精氨酸加壓素(AVP)的含量。實驗發現,桂枝湯可使發熱動物的PGE2水平下降,腦室注射PGE2可引起快速顯著的體溫升高,口飼桂枝湯 20 min內即可降低其升溫反應[4]。桂枝湯對酵母誘導的發熱大鼠(下丘腦中cAMP含量顯著升高)可顯著抑制腺苷酸環化酶(AC)活性,從而使下丘腦cAMP合成減少,繼而達到降低該部位異常升高的cAMP含量,導致體溫調定點下移[5]。實驗大鼠皮下注射酵母混懸液導致局部炎症反應,在引起發熱的同時,下丘腦組織中5-HT含量也顯著升高,而桂枝湯有效部位A(Fr·A)在使動物高體溫嚮正常水平起調節作用的同時,也使下丘腦5-HT含量趨于正常[6]。酵母致熱大鼠的下丘腦和隔區AVP含量明顯升高,提示內源性降溫物質AVP釋放增加和利用降低,Fr·A則可促進隔區AVP釋放,從而降低其含量,以至接近正常水平,表明腦中隔區AVP釋放的增加可能參與Fr.A解熱過程[7]。此外,桂枝湯的退熱作用還與熱休克蛋白(HSP)及蛙皮素等有關,實驗結果提示,桂枝湯的解熱效應通過幹擾蛙皮素受體及其功能起作用[8]。Fr·A對酵母性發熱大鼠下丘腦HSP70含量升高有一定的拮抗趨勢,表明Fr·A對HSP70的調節可能是其降溫作用的機理之一[9]。桂枝湯對動物發熱體溫降溫調節作用的研究報道目前已得到廣泛的關注,有關此作用更多的機制和原理還有待今後作進一步的研究和探討。成都醫學院學報
    1.2  銀翹散
    組方:銀花,連翹,竹葉,蘆根,黃芩,石膏(先煎),荊芥,豆豉,桔梗,蟬蛻,僵蠶,大黃。頭痛身痛者加白芷、葛根;咽痛者加射幹、板藍根;咳嗽、胸痛者加半夏、瓜蒌;尿頻、尿急、尿痛者加滑石、前仁。方中所用的銀花、連翹、黃芩、竹葉等均爲較強的廣譜抗菌中藥,對金黃色葡萄球菌、腦膜炎雙球菌、溶血性鏈球菌、傷寒杆菌等有明顯的抑制作用;大黃不僅是一味較強的廣譜抗菌藥,還對流感病毒有抑制作用,而且能增強細胞的免疫功能;石膏可抑制發熱時過度興奮的體溫調節中樞,有強而快的退熱作用;荊芥、豆豉有發汗解熱作用;蟬蛻、僵蠶有催眠、抗驚厥及抗過敏作用。諸藥合用,集西藥抗菌、抗病毒、抗過敏、退熱、發汗作用于一方,故對感染性發熱疾病效果甚好[10]。
    1.3  荊防散加味
    組方:荊芥,防風,板藍根,貫众,生石膏,知母,連翹,蟬蛻,藿香,薄荷,以仁。現代藥理證實石膏、知母能抑制炎症反應,減少血液、中樞神經內的炎症介質,從而起到退熱消炎作用;而板藍根、貫众、連翹,已證實具有重要的抗病毒、消炎功效[11]。
    1.4  加味桑菊飲
    組方:桑葉,菊花,桔梗,連翹,杏仁,薄荷(後下),蘆根,生甘草,荊芥,黃芩。現代研究證明,寒涼藥物治療各種原因引起的發熱,主要是通過對病原微生物的作用,及對機體的免疫功能和腎上腺皮質功能的影響而達到退熱目的。現代中藥藥理研究證明,荊芥水煎劑可增強皮膚血液循環,增加汗腺分泌,有微弱解熱作用。薄荷油內服通過興奮中樞神經系統,使皮膚毛細血管擴張,促進汗腺分泌,增加散熱;能促進呼吸道腺體分泌而對呼吸道炎症有治療作用,並有廣譜抗菌作用。鮮桑葉煎劑體外試驗對金黃色葡萄球菌、乙型溶血性鏈球菌等多種致病菌有抑制作用。黃芩煎劑在體外有較廣的抗菌譜,對流感病毒等有抑制作用。石膏對內毒素發熱有明顯的解熱作用,在體外培養上,石膏的Hank液能增強家兔肺泡巨噬細胞對白色葡萄球菌及膠體金的吞噬能力,並能促進吞噬細胞的成熟。根據現代藥理研究及發熱機理分析加味桑菊飲的退熱作用是綜合作用的結果,抑制病原微生物及其代謝産物的釋放;抑制炎性滲出;增加吞噬細胞的吞噬能力,提高機體免疫力以及中樞性退熱作用[12]。
    1.5  清解湯
    溫氏[13]用清解湯(由荊芥穗、柴胡等藥組成)治療小兒發熱。實驗證明,本方能明顯的降低由巴豆油引起的小鼠耳部炎症竈毛細血管通透性,以及抑制大鼠由明膠液引起的白細胞遊出,從而表明其有抗炎作用。
    1.6  新加香薷飲
    組方:香薷,銀花,鮮扁蘭花,厚樸,連翹。現代藥理研究證實,香薷、銀花、連翹、厚樸、扁豆均對金黃色葡萄球菌、肺炎球菌、溶血性鏈球菌、痢疾杆菌、大腸杆菌、傷寒杆菌及流感病毒、腺病素、柯薩奇病毒、腸道輪狀病毒、肺炎支原體等有較強的抑制作用[14]。
    1.7  補中益氣湯
    補中益氣湯對正常家兔和脾氣虛家兔發熱均有解熱作用,尤以後者作用明顯,能明顯降低脾氣虛致熱組家兔血漿中PGE2含量,提示補中益氣湯能較好的調節機體低水平的免疫狀態,提高機體免疫功能的水平,促進免疫系統功能的發揮。其作用機制可能是通過阻礙巨噬細胞、花生四烯酸、PGE2産生等途徑而減少致熱介質PGE2在中樞的合成與釋放[15]。
    1.8  抗病毒退燒飲
    馬氏[16]等通過對白細胞致熱源性發熱(LP)家兔使用抗病毒退燒飲(由黃芩、滑石等藥組成)發現,其方在抑制LP家兔發熱同時,也抑制暸下丘腦cAMP含量的增多,其退熱機理可能是通過抑制下丘腦cAMP含量增多,進而使體溫調定點下移而退熱。
    2  單味中藥及其有效成分退熱的機制研究

 相关内容

本页文章:医学 - 浅谈中医药退热机制的新研究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