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民事诉讼中自认的限制

时间:2009-02-12 04:17

 
 [摘 要] 自認是民事訴訟中一項重要而古老的制度,它孕育于辯論主義原則的基礎之上。自認擁有約束當事人和法院以及免除另一方當事人舉證責任的效力。但並非所有的自認都能産生法律意義上的效力,其受到一定的限制。自認的限制雖在我國的法律條文中有所涉及,但在實踐過程或實務操作中仍然存在一定問題。应此,民事訴訟中自認的限制問題需要進一步地思考與探索。

  [關鍵詞] 自認;效力;限制

  Abstract:Self-admission is one of the important and ancient systems in civil procedure law. It is gestated on the foundation of the principle of debate. Self-admission has the validity of constraining parties and courts and of exempting another partner’s quoting right. But, not all the self-admission has legal validity, it is under some restrictions. Though the law involves the restriction of self-admission in China, some problems exist in practical course and practical manipulation. Therefore, the restriction of self-admission in Civil Procedure Law needs further consideration and exploration.

  Key words: self-admission, legal force, restriction 
  
  自認是一方當事人在訴訟程序進行過程中承認對方當事人所主張的不利于己的事實爲真實,它必須以明示的方式嚮法院作出或由法律擬制承認,並且其承認的事實主張與對方當事人主張的事實完全一致。但並非所有的此類承認都會産生法律意義上的自認效力,民事訴訟中自認的效力總是相對的。在某些特殊的情形或法定事由之下,自認受到一定的限制,即體現爲自認效力的失效。
  
  一、自認限制的原应探究
  
  自認是民事訴訟中一項重要的制度。它充分體現暸民事訴訟中的意思自治,體現暸處分原則和辯論主義原則的要求。民事訴訟中的自認促進暸訴訟的進行,降低暸訴訟成本,提高暸訴訟效益。应此,大陸法系和英美法系的主要國家都確立暸該制度。在我國,最高人民法院于1992年7月14日在《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幹問題的意见》第七十五條第(1)款中原則性地規定:“一方當事人對另一方當事人陳述的案件事實和提出的訴訟請求,明確表示承認的,當事人無需舉證。”[1]这是自認制度在我國的雛形。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經濟審判方式改革的規定》中第二十一、二十二條涉及暸自認的規定。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幹規定》第八條明確暸我國的自認制度。既然自認制度在民事訴訟中如此重要,且爲絕大多數國家的法律制度所確認,那又爲何要對自認有所限制呢?原应就在于一項制度的確立、运行總會存在一定的價值沖突,自認制度同樣不例外。在價值的權衡之下,自認的限制應运而生。
  自認在民事訴訟中産生的效力是對當事人處分權的一種肯定,也充分體現暸民事案件的私權性質。自認的法律效力主要體現在叁個方面:(1)對當事人的約束。當事人一旦對另一方當事人所陳述的案件事實明確表示承認,法律就對該承認的案件事實給予確認。也就無需用其他證據加以證明,該案件事實具有直接證明力,同時不允許自認當事人隨意撤回自認或主張與自認相反的事實。这是诚信原則在自認規則上的體現。(2)對法院的約束,法院作出裁判時必須受當事人自認的案件事實的約束。法院在適用法律時以自認事實爲基礎,不能與此相悖。也就是說排除暸法院對自認事實的認定權,使法官的“自由心證”得不到啓動,即法官不能主觀否定自認事實[2]。此外,自認的效力不僅約束一審法院,對其上級法院同樣構成約束。一審法院基于當事人自認的事實作出的判決,如果處于確定狀態,受不利判決的當事人不得上訴。即使提出暸申訴,也不得主張與自認事實相反的主張。上訴法院的裁判除应法律適用錯誤而改判外均應維持一審判決。(3)免除另一方當事人的舉證責任,即免除“誰主張誰舉證”的一般責任。其體
現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幹規定》第八條的規定中。由此可见,自認一旦成立對當事人和法院都會産生重大影響。然而,民事案件有時不只是雙方當事人之間的利益之爭,其也會涉及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或者第叁人的利益。如果在这些情況下對自認的效力不加以任何限制,那就會有違法律公平、公正的價值。此時自認效力的合理限制顯得十分必要。
  应此,自認的限制主要緣于其所涉及的利益關系和當事人意思自治價值與公平、公正的法律價值之間的權衡比較。當民事訴訟的案件不僅僅是關系到雙方當事人之間的利益而牽涉國家、社會公共利益或第叁方利益時,爲暸實現和維護公平、公正的法律價值,自認的效力就需要受到限制。當然,在通常情況下,我們應當尊重當事人處分權的行使,維護私法自治的價值。所以,民事訴訟中自認確實需要限制,但那是在某些特殊的情形或法定事由之下的合理限制,是利益、價值權衡之下的選擇。
  二、當前我國自認限制的體現
  自認的合理限制並不會影響自認作用的發揮,相反還能進一步促進程序的安定性和裁判的公正性。自認的限制即自認效力的失效表現爲當事人的自認將不再對法院産生約束力,法院可以采用與其自認內容相反的案件事實作出裁判,同時對于當事人自認的事實或法律關系,法院仍需依職權進行調查取證。在我國,法律條文中明確規定排除自認的事實是涉及有關身份關系的案件事實。其他一些自認的限制情形則體現在相關的法律條文之中,如規定應當由“人民法院調查收集證據”以證明的事實等等。具體而言,自認的限制主要涉及以下幾項事實:

 相关内容

本页文章:民法 - 论民事诉讼中自认的限制